春天的诗句祝福语大全个性签名如何表白搞笑图片幽默笑话英语句子 情书幸福离别

优美诗句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优美诗句 >

唐五代爱情诗词评注体例简介

时间: 2016-08-07
    本书是一部断代诗歌专题选本,分诗与词两部分,大致以作者生卒及第时间为先后编篡,无法确定者依据其作品中同时代人来参定。女性作家分列于其中。共计选录唐五代诗二百零五家六百一十八首,词三十四家一百四十八首(含无名氏等)。初盛唐爱情诗以乐府古题为主,其代表作家李白;中唐则增加了新乐府内容,代表作家白居易;至晚唐则以律体居多,代表作家李商隐。本书选材广泛,诗家众多,旨在全面反映有唐一代爱情诗歌之全貌。此书不仅雅俗共赏,对研究唐代社会风俗、妇女地位等也有一定助益。每位作家都撰有小传,传记资料以《旧唐书》、《新唐书》、《唐诗纪事》、《唐才子传》等为主要来源,同时参考近百种与唐代诗人有关之书籍,结合现当代唐诗研究成果参订而成。大致包括生卒时间,字号爵里,生平履历,主要着作存佚情况,诗歌特色及其在唐代诗史之地位等。试举一例如下:

    王勃(六五零--六七六)字子安,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县)人。隋代着名文学家王通之孙。六岁善文辞,九岁读颜师古注《汉书》,作《指瑕》以擿其失。麟德初,刘祥道巡行关内,勃上书自陈,刘叹为神童,表荐于朝,对策高第,授朝散郎,沛王闻其名,召署府修撰。是时诸王斗鸡,勃为《檄英王鸡文》,高宗斥之,补虢州参军,坐事当诛,遇赦免职。父福峙受累贬交趾令,勃渡海省亲,溺水而死。勃好读书,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斗,引被露面而卧,忽起书之,不易一字,时人谓之腹稿。其七言歌律与五律词彩绚丽,音节铿锵,绝句淡雅秀疏,亦初唐专美。杜甫云:“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戏为六绝句》之二)。”有《王子安集》二十卷。《全唐诗》编存其诗二卷。

    本书在小传之后录作家作品,此乃本书主要内容,大致包括闺怨、宫怨、征妇怨、寄内、送别、乐府古题、乐府新辞、清商曲辞、杂曲歌词、咏物、拟古、悼亡、怀旧等。作品文字及断句一般以中华书局点校本《全唐诗》为准,同时参考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之清代扬州版《全唐诗》。此外还依据《乐府诗集》、《文苑英华》、《唐人选唐诗十种》、《唐诗品汇》、《唐诗别裁》等历代唐诗总集及选本。名家则依照各种别集,如《李太白全集》、《杜诗详注》、《李商隐诗歌集解》等。择善而从,均出校记。本书从题目看是一部普及选本,然注释则力求体现古籍整理之学术性、规范性,典故均注明出处,详尽而不繁琐。大部分作品注释下面有集评,摘录古代及现代较有代表性之评论,以突出作品意义。若编者自己之见解则以笺评形式写在集评之后(其中部分无集评之作品也写有笺评)。现举李商隐《锦瑟》一诗为例,说明如下:

    锦瑟[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二]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三],望帝春心托杜鹃[四].

    沧海月明珠有泪[五],蓝田日暖日生烟[六].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七].

    注释:

    [一]锦瑟:纹文如锦之瑟。《汉书·郊祀志》:“秦帝使素女鼓五十瑟弦,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诗·周南·关雎》:“琴瑟友之。”杜甫《曲江对酒》:“何时诏此金钱会,暂醉佳人锦瑟旁。”此诗取全诗首二字为题,亦无题诗之类。其意渺远,难以明述。故千余年来,众说纷纭,主悼亡者,谓自伤者,道自题其集者均有,细究诗意,当以悼亡为主,而中间世事感慨,身遇之悲,皆融会一处,虽难以指其一端,而哀感顽艳则一也。

    [二]一弦一柱: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杨曰:琴瑟喻夫妇,冠以锦者,言贵重华美,非荆钗布裙之匹也。五十弦五十柱,合之得百数。思‘华年者',犹云白发谐老也。按杨说似是而实非也。言瑟而曰’锦瑟‘,犹言琴而曰’宝琴‘、瑶琴、,亦泛例耳。有弦必有柱,今者抚其弦而叹年华之倏过,思旧而神伤也。便是下文’追忆‘二字,前人每以求深失之。”

    [三]庄生句:《庄子·齐物论》:“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欤?不知周也。俄尔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为周欤?周与蝴蝶则有分矣,此之为物化。”商隐《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怜我秋斋梦蝴蝶。”

    [四]望帝:《华阳国志》:“望帝禅位于开明,帝升西山隐焉。时适二月,子鹃鸟鸣,故蜀人悲子鹃鸟鸣也。”《文选·蜀都赋》:“鸟生杜宇之魂。”李善注引《蜀记》曰:“杜宇王蜀,号曰望帝,宇死,俗说云:宇化为子规,蜀人闻子规鸣,皆曰望帝焉。”子规:杜鹃别称,鸣声凄楚感人。

    [五]珠有泪:《礼斗威仪》:“德至渊泉,则江海出明珠。”左思《蜀都赋》:“泉室潜织而卷绡,渊客慷慨而泣珠。”注:“鲛人临去,从主人索器,而出珠满盘。”又张华《博物志》:“南海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绩织,其眼泣则能出珠。”

    [六]蓝田句:《长安志》:“蓝田在长安县东南三十里,其山产玉,亦名玉山。”《困学纪闻》:“司空表圣云:戴容州叔伦谓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按:蓝田在今陕西蓝田县。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又引《录异记》:“吴王夫差,小女曰玉,悦童子韩重,许之为妻,王怒不与,玉气结而死。后玉梳妆忽见,玉云云,夫人闻之,出而抱之,玉如烟然。”事又见干宝《搜神记》,语虽牵强,亦可神会。此指玉人远逝,如烟而化,虽欲置之目前,揽之怀内,则不可矣。

    [七]此情二句:高步瀛《唐宋诗举要》卷五云:“如上所述,皆失意之事,故不待今日追忆,惘然自失,即在当时已如此也。”

    [集评]

    刘攽曰:李商隐有《锦瑟》诗,人莫晓其意,或谓是令狐家青衣名也。(《中山诗话》)

    许顗曰:李义山《锦瑟》诗云云,《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柱如其弦数,其声有适、怨、清、和。”又云:“感、怨、清、和。昔令狐楚侍人能弹此四曲,诗中四句,状此四曲也。”章子厚曾疑此诗,而赵推宫深为说如此。(《彦周诗话》)

    《湘素杂记》曰:李义山此诗,山谷、淮之殊不晓其意,以问东坡,答曰:“《古今乐志》云:锦瑟,其弦五十,柱亦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按李诗中四句曲尽其意,唐史称其瑰迈奇古,信焉。(《唐诗品汇》卷八十八引)

    胡震亨曰:宋人《湘素杂记》以“适、怨、清、和”为解,分配中间四句,托苏、黄问答以实之,固非;即《纪事》以为令狐楚之青衣名锦瑟,又谓义山庄事楚,必綯之青衣,皆妄为之说也。(《玉溪生诗集笺注》卷二引)

    朱彝尊曰:此悼亡诗也。意亡者喜弹此,故睹物思人,因托物起兴也。瑟本二十五弦,弦断而为五十弦矣,故曰“无端”也,取断弦之意也。“一弦一柱”而接“思华年”,二十五岁而殁也。蝴蝶、杜鹃言已化去也。“珠有泪”,哭之也,“玉生烟”,已葬也,犹言埋香瘗玉也。此情岂待今日追忆乎?是当时生存之日已常忧其至此,而预为之惘然,必其婉弱多病,故云然也。(《李义山诗集集评》卷二)

    何焯曰:此篇乃自伤之词,骚人所谓美人迟暮也。首借素女鼓瑟事以发端,言悲思之情有不可得而止者,次连悲其遽化异物,腹连又悲其不能复起之九原也。(同上)

    薛雪曰:玉溪《锦瑟》一篇解者纷纷,总属臆见。余幼时好读此公诗,确有悟入,觅解人者甚少,今试与群公言之:如此一首诗全在起句“无端”二字,通体妙处,俱从此出。意云:锦瑟一弦一柱,已足令人怅望不尽,全似埋怨锦瑟无端有此弦柱,遂致无端有此怅望。即若庄生,亦迷晓梦,魂为杜宇,犹托春山,沧海珠光,无非是泪,蓝田玉气,恍若生烟。触此情怀,垂垂追溯,当时种种,尽付惘然。对锦瑟而兴悲,叹无端而感切,如此体会,则诗神诗旨,跃然纸上,何期纷纷聚讼,直至于今?起玉溪于九泉而问之,必以余为知言。此是一副不遇血泪,何尝是艳作?故公诗云:“楚雨含情俱有托”,早将此意,明告后人。(《一瓢诗话》)

    冯浩曰:此悼亡之诗定论也。以首二字为题,集中甚多,何足泥也。余为逐句笺定,情味弥出矣。(《玉溪生诗集笺注》卷二)

    孙洙曰:义山悼亡之作。生前相聚,漫不经心,死后追思,觉当时已惘然。(《唐诗三百首》卷六)

    高步瀛曰:哀艳凄断,感人心脾。(《唐宋诗举要》卷五)

    钱锺书曰:何焯因宋本《义山集》旧次,《锦瑟》冠首。自题其诗,开宗明义,略同编集之自序。拈锦瑟发兴,犹杜甫《西阁》“新诗近玉琴”,锦瑟,玉琴,殊堪比类。首二句言华年已逝,篇什犹留。次言作诗之法,寓言假物,譬喻拟象,均义归比兴。三言诗成之风格或境界,虽化珠园,仍含热泪,已成珍玩,尚带酸辛。喻己诗虽琢炼精莹,而真情流露,生气蓬勃,异于雕绘夺情,工巧伤气之作。(《冯注玉溪生诗集诠评》)

    笺评:

    取名“锦瑟”,集中多有此类,许有寄托,亦不可拘泥太甚。锦瑟本五十弦,因其声悲,故破为二十五弦,今又作五十弦,故曰“无端”也。“思华年”照应末句“当时”二字,乃回忆往事之作。此诗成于诗人晚年,身世之感,家国之恨,齐注笔端,非徒为悼亡而作也。“庄生”句应结合鱼玄机《江行》“梦为蝴蝶也寻花”来看。古诗中多以蝴蝶双飞象征婚姻爱情之幸福,以蝴蝶寻香作登徒子之行径,又有以蝴蝶喻少女者。故此句指年少时,醉迷化丛,不知归去,兼有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之意。下句陡然一转,大梦醒来,云雨已散,物事全非,只剩一片春心发此杜鹃凄苦之声,作者追忆旧情之诗甚多,此盖以杜鹃泣血自比也。沧海月明,华光千里,对月独宿,寂寞伤怀,情何堪已?“珠有泪”,用鲛人泣珠故事,即“泪如珠”,白居易《夜闻歌者》“夜泪如珍珠,双双坠明月”,明月,即明月之珠。此句极力形容自己相思不遇而忧伤满怀之心境。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况举案齐眉,揽之怀内也?此种深情诉之不尽,说之不出,只留心中慢忆,不知不觉间似是当初已怅然若失。末二句有四大皆空、渐入虚境(即庄子“心如死灰”)之意,读来无比沉痛,自然泪下。(按此书撰写于十数年前,因论坛无专言唐诗者,故发于此。)
分享到:
更多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