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诗句祝福语大全个性签名如何表白搞笑图片幽默笑话英语句子 情书幸福离别

优美诗句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优美诗句 >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全文作者翻译赏析

时间: 2016-08-06
    [译文]征人不能入寐,将军和战士们愁白了头发,流下了眼泪。

    [出典]范仲淹《渔家傲》

    注:

    1、《渔家傲》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2、【注释】

    渔家傲:又名《吴门柳》、《忍辱仙人》、《荆溪咏》、《游仙关》。

    塞:边界要塞之地,这里指西北边疆。

    衡阳雁去:传说秋天北雁南飞,至湖南衡阳回雁峰而止,不再南飞。

    边声:边塞特有的声音,如大风、号角、羌笛、马啸的声音。

    千嶂:绵延而峻峭的山峰;崇山峻岭。

    燕然未勒:指战事未平,功名未立。燕然:即燕然山,今名杭爱山,在今蒙古国境内。据《后汉山·窦宪传》记载,东汉窦宪率兵追击匈奴单于,去塞三千余里,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

    羌管:即羌笛,出自古代西部羌族的一种乐器。

    悠悠:形容声音飘忽不定。

    寐:睡,不寐就是睡不着。

    3、【译文】1:

    边塞上秋天一来风景全异,向衡阳飞去的雁群毫无留恋的情意。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边地悲声随着号角响起。重重叠叠的山峰里,长烟直上落日斜照着紧闭的孤城。

    饮一杯陈酒思念着远隔万里的家乡,可是燕然山上还没有刻上平胡的功绩,何时可以回归家乡无法预计。羌族的笛声悠扬,寒霜撒满大地。远征之人不能入睡,将军和士兵们的头发花白,战士纷纷洒下眼泪。

    译文2:

    一入秋季边塞风光多么奇异,雁行阵阵南飞衡阳不肯停息。

    军号和着四面边声一齐响起,丛山峻岭之间,落日将尽烟雾飘动孤城紧刚。

    一杯浊酒暂且慰我故土之思,功业未建男儿无颜回归故里。

    悠悠笛声在严霜的夜空回荡,谁能安然入睡,将军士卒白了头发泪流不尽。

    译文3:

    秋天到了,西北边塞的风光和江南不同。大雁又飞回衡阳了,一点也没有停留之意。黄昏时,军中画角一吹,周围的边声也随之而起。层峦叠嶂里,暮霭沉沉,山衔落日,孤零零的城门紧闭。

    饮一杯浊酒,不由得想起万里之外的家乡,未能像窦宪那样战胜敌人,刻石燕然,不能早作归计。悠扬的羌笛响起来了,天气寒冷,霜雪满地。夜深了,将士们都不能安睡:将军为操持军事,须发都变白了;战士们久戍边塞,也流下了伤时的眼泪。

    4、词的上片着重写景,而景中有情;下片着重抒情,而情中有景。这恰与《苏幕遮》仿佛。但它的题材与风格却是有别于《苏幕遮》的。

    首句“寨下秋来风景异”,点明地域、时令及作者对边地风物的异样感受。次句“衡阳雁去无留意”以南归大雁的径去不留,反衬出边地的荒凉,这是托物寄兴。接着,“四面边声”三句,用写实的笔法具体展示出塞外风光,而着重渲染战时的肃杀气象。“长烟落日”,画面固不失雄阔,但续以“孤城闭”三字气象顿然一变,而暗示敌强我弱的不利形势。过片后“浊酒一杯”二句,写戍边将士借酒浇愁,但一杯浊酒怎能抵御乡关万里之思?久困孤城,他们早已归心似箭,然而边患未平、功业未成,还乡之计又何从谈起?“羌管悠悠”句刻划入夜景色,而融入其中的乡恋益见浓重。“人不寐”二句,直道将军战士之感伤,并点出他们彻夜无眠、鬓发染霜、泪下如霰的正是这种感伤之情。

    不言而喻,此词表现边地的荒寒和将士的劳苦,流露出师老无功、乡关万里的怅恨心声,其情调与唐人建功异域、追奔逐北的边塞诗迥不相同。但范仲淹到延州后,选将练卒,招抚流亡,增设城堡,联络诸羌,深为西夏畏惮,称“小范老子腹中有数万甲兵”.此词慷慨悲凉,同样表现了他抵御外患、报国立功的壮烈情怀。而更值得重视的则是,范仲淹以其守边的实际经历首创边塞词,一扫花间派柔靡无骨的词风,为苏辛豪放词导夫先路。

    神仙一曲渔家傲。邂逅一首好词,如同在仲夏的午后吹过一丝清凉的风,宁静而悠远。

    我是在一个周末的黄昏读到这首《渔家傲》的,天边的那一抹绯红已渐渐退去,我用一颗被晚霞和浮云濯洗过后的心,透过文字体味着千年前的沙场那雄壮中的萧瑟,豪迈中的悲壮。而词的本身却是颠覆了花间词柔弱无骨的靡靡之音,开创了苏辛豪放词之先河,细细读来,豪放中却又透 出一丝难以名状的荒凉。无法和汉唐相比,北宋王朝并不是个政治统一,经济发达的朝代,它从建朝时就显露出一种孱弱,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可是就在这种社会环境之下,北宋文化却显示出前所未有的繁华多姿,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我是喜欢豪放词的,婉约的风花雪月莺莺燕燕读多了,便腻了,倦了。

    作为边塞词之滥觞,这首《渔家傲》剑走偏锋,风骨遒劲,把民族命运,动荡时局填入词曲,不得不说是一个先河。上阕读起来如同躺在一幅生动的塞外疆场的画卷上:塞下秋凉,北雁南飞,号角阵阵,孤城紧闭,笛声断肠,用一系列独特的景致为下阙的抒情做了一个绝色的铺垫,渲染出战场将士的心情与哀思。同样的感觉在王维的《使至塞上》中也能领略一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何等的悲凉。下阙开篇便是浊酒一杯,戍边将士借酒浇愁,可是,这杯浊酒如何能解关山万里外那浓浓的思乡之愁?边患未除,久困孤城,还乡之计又从何谈起?寒夜深重,彻夜难寐,羌笛伴清霜,将军鬓发斑白,战士潸然泪下,无限的忧伤和悲凉油然而生。这首词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景烘托情,情融于景。忆起子羽的“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少陵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太白的“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我仍是偏爱《渔家傲》里的意境,一句“将军白发征夫泪”,道尽了身为将军的范仲淹一片赤子之心!

    一榭汉朝的花,一支唐代的舞,一片北宋的瓷,一幅大明的画,都将化做华美的碎片。战乱的频繁,朝代的更替,在历史的尘烟里,如浮光掠影般闪过。欣赏希文,不仅因为他的文学上的才华,尽管他的旷世名篇《岳阳楼记》,洋洋洒洒流传后世。更吸引我的是他的文武双全,文韬武略集于一身。面对西夏的侵略,他金戈铁马,驰骋沙场,运筹为幄,忠心报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传世名句,亦是他一生的为人准则;文学上,虽然他留下的作品不多,但他却是宋初诗文运动的倡导者之一,词赋兼擅,他的诗词风格清新,别具一格。他着有《范文正公集》,而《渔家傲》,《苏幕遮》等名词也被后世永久传唱。

    神仙一阙渔家傲,读破希文一片心!临月夜

    5、上片写景,描写的自然是塞下的秋景。一个“异”字,统领全部景物的特点:秋来早往南飞的大雁,风吼马啸夹杂着号角的边声,崇山峻岭里升起的长烟,西沉落日中闭门的孤城……作者用近乎白描的手法,描摹出一幅寥廓荒僻、萧瑟悲凉的边塞鸟瞰图。特别是词中的“长烟落日”,很自然地使人想起王维《使至塞上》中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边塞,虽则经过了历史长河的淘洗,但在古诗人的笔下,却依然留有相同的印迹。

    下片抒情,抒发的是边关将士的愁情。端着一杯浑浊的酒,想起远在万里之外的家乡,可是边患没有平息,那能谈得到归去?再加上满眼的白霜遍地、盈耳的羌笛声碎,又叫人如何能够入睡?将士们只能是愁白了乌发,流下了浊泪。在这里,作者将直抒胸臆和借景抒情相结合,抒发出边关将士壮志难酬和思乡忧国的情怀。

    综观全词,词的意境开阔苍凉,形象生动鲜明,反映出作者耳闻目睹、亲身经历的场景,表达了作者自己和戍边将士们的内心真实感情,读起来真切感人。

    6、1038年西夏元昊称帝后,连年侵宋,由于积贫积弱,边防空虚,宋军屡战屡败。1040年,范仲淹自越州改仕陕西经略副使知延州(今延安)。延州当西夏出入要冲,战后城寨焚掠殆尽,戍兵皆无壁垒,散处城中。此词可能即作于知延州时,词中表现了他决心守边御敌英雄气概,同时,也反映了作者及战士们思乡忧国之情。

    上片通过景物描写,写出边地的荒漠,凄凉和边塞将士时刻御敌的情况。

    首句“塞下秋来风景异”写西北边塞地区到了秋天,风景与中原不相同。如何不同呢?大雁南飞无留意,边声回起,千嶂孤城,长烟落日。“衡阳雁去”是“雁去衡阳”的倒文。“无留意”用拟人手法写大雁急切南归,对两北边塞没有点留恋之情。这既渲染西北边塞的荒漠,表现了塞下风景之“异”,也暗示了将士思乡怀亲的感情。

    “四面边声边角起”写军中号角一吹,四面悲凉的边塞声随之而起。“边声”指啸啸马鸣,飒飒秋风。“四面”极写边声比比皆是。这句既渲染了边地时刻防备敌人的氛围,更将边地风景之“异”具体化了。

    “千嶂里,长烟落日城闭”,写在层峦叠嶂里,一座孤城于长烟之上、落日余晖之中,关门紧闭、绝少人迹的情况。“孤城”写出驻地关塞的险要,边土的荒寂,“闭”不仅渲染了边地的荒凉,同时暗示了边将士时刻御敌的情况。“长烟落日”又可使人联想到“大漠孤烟直,长江落日圆”(王维《使至塞上》)的诗意。

    词的上片,“雁去”、“边声”、“千嶂”等边地特有的物象,衬托和突出了边塞“孤城”四周的苍凉秋景,为下面的抒情渲染了氛围。

    过片之后,主要写边防将士戍守生活的艰苦与思乡、报国之情,“浊酒一杯家万里”写将士离家之远,思乡之愁难以排解,只好借酒消愁,可只能饮到“浊酒一杯”.“燕然未勒归无计”引用典故抒发了战士们的报国之志。他们希望像汉朝窦宪那样追击敌人,刻石勒功,安定边境后再返乡,现在边境不宁,没有回京的打算。

    “恙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写月光皎洁,满地如霜,不进传来笛悠悠不断的声音,更使边将深夜难寐,“明月”例来是作为思乡的意象,这里“霜满地”取自“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营造了思乡不寐的意境。

    将士们虽有报国逐敌,燕然勒石而还的志向,却不能实现。随着时间的流逝,立功无望,返乡无期,所以说“将军白发征夫泪”!这句抒发了作者壮志难酬的感叹和思乡忧国的情怀。

    这首词上阕以白描手法勾勒出雄浑郁的“边塞风景图”再用点染手法使画面由概括到具体,逐层围绕“异”字展开。下阕采用直抒胸臆和借景抒情相结合的方法,使思乡和报国之情交织互现。给人慷慨悲凉的感受。

    唐五代以来盛行的婉约词风,宋初的寇准,钱惟演、韩琦、晏殊、宋祁等人的词,或内容苍白,无病呻吟,或流露出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带着浓厚的南唐词风的余韵。范仲淹的这首词不仅在内容上打破了词为艳科的传统,而且在风格上表现出一种苍凉悲壮的氛围,所以说范仲淹是在苏轼之前的豪放派,他开了豪放词之先河。

    7、该词以边塞景色,军旅生活如乐……不蓍是向充满脂粉气息的词坛吹几了冷风。不过,若与盛唐那些意气飞扬的边塞诗作相比,本篇又稍显衰飒。这或许是因为北宋国力远逊于盛唐,在民族战争中往往处于劣势地位的缘故。

    该词“吹冷风”的功效。词可以说是发源于中唐,到五代时已经小有规模了,至北宋就有了兴盛的苗头。不过还是没有摆脱“花间词”的风格。范公之词写了边塞。的确是可喜可贺的。想这是一个必然中的偶然,还是偶然中的必然呢?因为范公和随后的欧阳修都是整个宋朝文学的宗师级人物,他们的言行举止,影响到整个文坛的走向。尤其是对后起的苏轼更是影响倍加。

    从范仲淹一向的文学主张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必然中的偶然”;但从他的整个人生经历并当时历史背景来看确乎又是一个“偶然中的必然”.这两者差别又在哪里呢?

    范仲淹一向主张文章“应于风化”,认为“虞夏之书,足以明帝王之道”,而“南朝之文足以知衰靡之化”.他的这些主张可以说在他的各种文学体例中都有所体现的。在词作上他反对“花间词”的作风,在诗歌上反对“西昆体”,在文章上则是反对“五代的华丽骈文”,倍加推崇唐朝“古文运动”的做法。可以说这一首词就直接体现了他的文学主张。

    积贫积弱“是形容宋帝国常用的一个专有名词了。掌管军队的是文官。全国的重要兵力都维护皇城去了,边疆战事一旦爆发,就可想而知其结果了。

    ”将军白发征夫泪“与其说是对守边将士的无限同情和无奈,倒不如说是对这种军事制度的深刻批评。做为一个军事上有作为的将领,范仲淹不可能不知道如何才能避免这种无奈。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开始了!

    从五代起,整个中国文学的走势就是由”外放“转到”内秀“.无论文化,还是艺术,都是如此。这已是定论,我们在考虑宋词时,就没有必要拿其与唐诗相比了,虽然在这里它们都是边塞作品,因为作品体例不同,自然约束也不同,开豪放一派的范词难道说还不”意气飞扬“么?,那么比及”婉约“又何如?

    我国古代,诗和词两种文学样式有着很大的区别。”诗言志“,是文人抒写怀抱、反映社会的重要工具;而”词为艳科“,是士大夫娱宾宴客的消遣品,尤其是文人词,本身就是在灯红酒绿、浅斟低唱中生长起来的,题材往往局限于男女相悦之中。北宋初年的词坛,还是这种状况。范仲淹这篇作品却脱颖而出,在词史上开了边塞词的先声,是个很大的突破。以后,苏轼、辛弃疾等人广泛地开拓词的题材,与之是一脉相承的。所以,从词的发展历史看,这首《渔家傲》也有重要的地位。

    8、这是一幅”边塞秋风图“.那形象的强烈真是使人读了久久难忘。

    不妨看看这段动人的描绘:

    边塞的秋天是个异样的秋天。一到这时节,南归的雁儿便连头也不回的飞走了。塞上特有的边声--西风的呼啸,驼马的嘶叫,兵士的吟唱,草木的繁响,还衬上悲凉的号角……把秋天的气氛渲染得严凝肃杀。

    四面耸立的都是高山,山脚沉重地横着茫茫的烟雾。太阳很快就沉落下去,剩下一座孤城更显得伶仃孤立。城门于是紧紧地关起来。

    寒冷和孤寂构成一股迫人的气氛,让人感到难受。单靠一杯酒是抵挡不了的,思乡之念冰断地涌起来。

    然而,一想到守边责任的严重,敌人侵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思乡之念又一下子压下去了。回乡不得,因为责任还没有完成呵!

    夜已深了,在”万帐沉沉“之中,大家都没有睡着。将军抚循着头上白发,有些战士还偷偷拭去思乡的眼泪。外面是一片银也似的白霜,只听得慢悠悠的羌笛声在旷野中回荡……

    多么感人的一幕!它不仅写出了连疆的典型环境,还写出了这种环境中的人的思想感情。它是一页真实的历史,没有造作,没有粉饰。而更重要的是,只有深知将士的甘苦哀乐的统帅,才有与将士同样亲切的感受,才写得出如此动人的篇章。试想想那些”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的主军者吧!

    边塞也有各种不同的生活情调。作为坐镇一方的主帅,难道不应该写那些使人感到昂扬奋发的事物吗?这样发问当然是有理由的。但是,作为一军主帅,就不可以描写边疆生活的艰苦和战士心情的矛盾复杂吗?这样的反问又是同样有理由的。我们没有权利指挥作者只能这样写而不能换一种笔墨去写。

    本文作者(来源):范仲淹
分享到:
更多

深度阅读